下载的茄子app不见了

知道尹今希为什么不愿意将经纪约转到你的公司吗?

昨天晚上,他在一个酒会碰到牛旗旗,她问了他这样一个问题。

他明白她是故意这样问的。

尹今希经纪约的事,也就他们俩之间说过,怎么传到牛旗旗耳朵里了?

还不是牛旗旗故意打听过。

“因为我从来没这个打算。”他淡声回答,没当一回事。

牛旗旗笑了笑,“陆薄言筹备的那部大戏你应该知道吧,女主角的竞争都挤破头了,但他公司里面的一线咖也够多,说来说去都是先满足自己人。”

“你跟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?”于靖杰索性挑明白问。

牛旗旗耸肩:“我觉得你的尹今希……不会放过这个机会。”

“如果她的确想要这个角色,我会帮她争取。”他毫不犹豫的回答。

“哦,那很好啊,也许你还会因为跟陆薄言那一帮人成为好朋友呢,毕竟你把自己的女人都拿出来,帮他们赚钱。”牛旗旗语气不咸不淡,却每一个字都像针扎。

于靖杰冷下眸光:“我敬你的父母是长辈,不代表我会一直包容你。”

黑纱眼镜妹粉嫩姿态极其动人

他转身要走。

“对了,”牛旗旗并不害怕,还对着他的身影补充:“那个电影剧本的名字叫《求仙》。”

此刻,他手中的剧本名字,就叫做《求仙》。

所以,她的确是在接触这个角色了。

但据他所知,经纪约不在陆氏,是不可能拿到角色的。

所以,她的经纪约也将转到陆氏?

“饭好了。”尹今希的唤声打断他的思绪。

他放下剧本,来到餐厅。

他这才发现餐厅重新布置了一下,铺上了暗色的碎花桌布,中间放了一只铸花烛台,拳头大小的圆形花瓶里,放着一小束红玫瑰干花。

“这个是我自己做的,质量怎么样?”她顺着他的目光,看到了干花。

于靖杰有点意外,没想到她有心思捣鼓这些。

“桌布上的刺绣也是我自己做的,这只碗也是我亲手做的。”她将一只小碗放到了他手里。

原来她的空闲时间会用在这些家居用品上。

喜欢捣鼓这些,代表她喜欢这个房子,喜欢家的氛围。

于靖杰也很高兴。

“尹今希,你的梦想是做家庭主妇?”他问。

“那是我初中毕业前的梦想。”尹今希很认真的回答。

她享受到的家庭温暖极少,但那时她有一个要好的女同学,有着一个非常和美的家庭。

她曾受邀参加过她们家的家庭聚会,那种温暖的感觉一直印在她心头,所以很长的一段时间,她都在憧憬,自己能找到一个爱她的男人,结婚后生三个孩子,组成一个幸福的家庭。

于靖杰皱眉:“尹今希,你用这样的要求找到我,让我感觉自己有点大材小用了。”

尹今希好笑:“那我还要有什么要求,才配得上于大总裁呢?”

“最起码,得是一个每晚都想爱你的男人。”

尹今希:……

她就多余问。

“你的梦想为什么改变?”于靖杰恢复正经。

“这个就要从初中毕业后

开始说起了……”

她初中时学习成绩还不错,但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,她选择考取了一所师范类的职业高中,想着早点毕业当个老师什么的,能养活自己。

而她梦想改变的起始,源于入学后第一次走进电影院。

像她那样拮据的女孩怎么会有钱走进电影院呢,是因为同寝室一个女孩临时有事,多出一张票而已。

命运有时候就是这么奇妙,一个不起眼的经历,或许就能改变你的人生轨迹。

当时尹今希坐在电影院里,整个人都是震撼的。

她并不懂什么是电影艺术,当时她只是惊叹,原来人像和光影,可以营造出如此梦幻的世界。

她憧憬自己也可以成为这个梦幻世界的一份子。

“后来的故事就比较简单了,”她微微笑着,“就是一个女孩的追梦史。”

途中当然遭遇了很多波折,但她早有心理准备,这条路本就不是预备给她这种家庭出生的女孩,如果她执意要走,就要做好准备面对超于常人的困难和波折。

其实她也是幸运的,上天还给了她一个靓丽的外表,和一份倔强。

认识这么久,于靖杰第一次听她说起这些。

其实他同样幸运,能够等到尹今希愿意跟他说起这些。

像尹今希这样的人,除非将心门完全打开,否则是不可能轻易谈及这些事情的。

“你今天怎么了,为什么问我这些?”尹今希觉得奇怪。

于靖杰不以为然,“吃饭就吃饭,吃完就散开?我又不是在餐馆跟陌生人拼桌。”

其实,他咽下本来想问的问题。

他想问,她会不会为了出演《求仙》的女主角,而将经纪约转到陆氏。

听完她的这些往事,他很能明白了,即便她将经纪约转过去,那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
“于大总裁怎么会知道拼桌这个词儿?”她有点好奇。

他挑剔的性格,怎么看也不像会接受这件事~

“你是不是以为我生活在真空里?”于靖杰不禁好笑。

尹今希却很认真,“就算不是生活在真空,那跟我生活的世界也完全不一样吧。”

于靖杰不以为然的挑眉,“我在国外留学的时候,也要自己赚学费,有计划的花钱,为了一个汉堡套餐,也经常跟人拼单。”

“……秦伯母不给你学费和生活费吗?”她有点没法想象。

但事实的确如此。

“我妈担心我跟那些整天混日子的公子哥学坏。”于靖杰一脸不屑,秦嘉音,还是不太了解她自己的儿子。

“那你怎么赚学费呢?”尹今希很难想象他端碗洗盘子的模样。

他在后厨做这些的话,后厨真的不会被女孩们挤爆吗?

“做股票和期货。”他回答。

尹今希:……

文化水平限制了她的想象力。

“那为什么吃快餐?”她追问。

于靖杰支起手肘,撑住一侧脸颊,“那时候本钱还是太少,赚到的钱往往买点东西就剩不了多少,如果再碰上交房租,早上不就得买个汉堡套餐了。”

“你……租的一定是别墅吧……”至于他说的“东西”,肯定就都是奢侈品不用问

了。

“市中心公寓,方便我去交易所。”

果然,他当时的生活是她没法想象的。

在他自己赚钱买奢侈品住昂贵公寓的时候,她应该是在想尽办法四处蹭艺术课,为了能考上艺术学校奔波吧。

现在想想,她挺感谢当时拼命的自己,否则她真的留在老家,这辈子应该没法碰上他了吧。

“我觉得……秦伯母教儿子挺有办法的。”尹今希由衷的赞叹。

“我妈是那个年头少有的硕士。”于靖杰的脸上浮现一丝他自己都觉察到的骄傲。

真的,就是那种小孩子对其他小朋友说“我妈妈最漂亮”时的骄傲。

尹今希心头咯噔,她试探着问,“秦伯母的气质和谈吐……她小时候生活的家庭环境也很好吧。”

于靖杰脸上的骄傲迟迟未褪:“她爸爸是法语教授,妈妈是作曲家。”

都是那个年代非常稀缺的人才。

秦嘉音的家世,可见一般了。

于太太不好当……秦嘉音对她说出这句话,大概不只是指成功男人在外头面对的那些诱惑吧。

尹今希几乎就是这一刻下定决心,去试一试竞争《求仙》的女主角。

要上到多高的台阶,站在于靖杰身边的时候,才会和他相得益彰?

她不知道。

反正就是越高越好吧。

“我外婆估计很喜欢你,她给很多电影写过曲子,”于靖杰忽然想到,“改天我带你去见她,你们应该很有话题……”

尹今希静静听着,心里对这个男人生出更多更多的柔软。

于靖杰和她其实是一种人,只有等他完全敞开心扉的时候,他才会说出自己的事。

尹今希庆幸自己等到了。

**

《求仙》的女主角竞选,用挤得头破血流来形容也不为过。

只是第一次试镜,现场就已经像大型电影节似的,不,估计电影节一次也聚集不了这么多一线女星。

在这里,尹今希顶多算当红,论资历得往后靠了。

陆薄言出手,果然不同凡响~

“能够被邀请来参加试镜,就够一些二线咖发几波通稿了。”小优小声感慨。

尹今希想想的确是啊,“不如我们跟总监说一说,让严妍过来参加试镜吧。”

严妍的热度还是差点~

“严妍知道一定会感动得掉眼泪,”小优假意做了一个抹泪的动作,接着又说道:“不过她没时间,在海边拍戏。”

尹今希抿唇,相隔这么远,时间肯定是来不及了。

忽地,旁边响起一声笑,“尹老师心肠真好,难怪圈里没一个人不喜欢你。”一个熟悉的女声说道。

牛旗旗!

她也来了!

“旗旗小姐太夸奖我了,但我很希望自己能像你说的那样。”尹今希不卑不亢的接话。

“你已经是了,”牛旗旗环视四周,“今天来得女演员哪一个没有奖杯傍身,她们愿意和你同台试镜,不就是对你的肯定吗?”

瞧这话说的,滴水不漏。

明明是在讥嘲,乍一听却很像夸奖。

尹今希的反驳也得有技巧,否则就变成不识好歹了。